聚散终有时,再见亦有期。

    事先已联系好住宿,三点半到达凤凰古镇的南华门,住宿的阿姨来接我,买了门票,进古镇,入住。凤凰门票现在统一采用刷身份证,查票很严,听阿姨说,这样使古镇里的人们少了很多生意。其实门票148元说贵不贵,但买便买了,而不时的查票却让人觉得略显烦躁,还有因查出没买票而引发的争吵,更显得有点不合时宜。

收拾得当,出门去吃俊子饭店的血粑鸭,味道不错,填饱肚子后,便开始闲逛古镇,也许对凤凰的期待过高了,它的确很美,只是过于热闹,到处都是兜售商品的人们,到处都是游人,这热闹得有些嘈杂,嘈杂便使这里的古朴美逊色了几分。是太晚来了吗?请坚信若真美好,便永远不晚。

到夜晚时分,来到酒吧一条街,好吧,我从来没有年轻过,我只爱静静的坐着,安静的看着风景。

在河边,随便走进一间清吧,一个人都没有,只得我,点了一杯红茶,贵且不说,还没有红茶味,原来自己还是很挑剔的。给自己找点乐子坐上一个小时,看看有几个人走进来?八点整,有个年轻小哥上台开始自弹自唱,吉他声清脆,歌声悦耳,店外的嘈杂也已听不见了,对得起被化开的那张红色毛爷爷,安静聆听,重温《边城》。

是我多虑了,这里最不缺的就是热情的游客,不多时店里已坐满了人,不时有人要求上台唱歌,说实话,我对她们是有一丝羡慕的,因为自己似乎从没拥有过像她们那样的激情。坐着坐着,我便爱上这样的感觉,内心恬静,不舍离去。

凤凰的夜景确实很美,灯火阑珊,璀璨夺目。趁着夜景,带着满心的舒心,踏着石板路,往回转!

虽然不舍,慢慢走出,走跳岩,去沱江泛舟,一大早就是一乌泱一乌泱的人群排队,凑个热闹,船多,也快,泛舟时间不到五分钟,大多人在船上都在拍个照留念,过个瘾罢了。

下船处便是万寿宫,万寿宫开放的地儿只有主殿和遐昌阁,主殿二楼是黄永玉作品展,还是值得一看。观赏后便漫无目的四处走走,我喜欢用双脚慢慢走遍四处的感觉。走着走着又走到一个日常菜市场,整个凤凰四处林立饭店与旅店,路边均是卖旅游纪念品的,卖水果的,难得我还能遇到一个最日常的菜市场。接近中午,便在路边买了些水果,回去午觉。回来一看地图,发现自己竟然走了大半个凤凰,而没觉得累,说明自己真的很能走。睡醒,先预订下晚上八点的实景舞台歌舞剧《边城》的票

四点出门,开始历史文化之行,先就近去了熊希龄故居,跟着讲解逛了一遍;便前往杨家祠堂,运气好,刚好看到个小表演――湘西妹子的哭嫁;紧接着前往古城博物馆,陈宝箴(国学大师陈寅恪的祖父)的家便在这里,陈家一门人才辈出,真正的书香世家,这里的房屋结构我喜欢,典型的砖木结构,门檐、门框、窗户、走廊均有雕刻,很美;最后是沈从文故居。这四个地方里均有文物展出,看自己想看便好,不贪太多。不贪便能静安在这岁月里,无处不安然。

晚七时出发去看实景舞台歌舞剧《边城》――美不胜收,这是脑海中第一个冒出来的成语,亦是最贴切的形容词。

场景美、灯光美、服饰美、舞蹈美、歌声美――饱满!全剧全剧共分六幕及序、尾声,依次为拉拉渡(序)、身世、初萌、端午、灵犀、魂诉、渡缘、等你(尾声),在《初萌》中,翠翠的懵懂变成了纠结,这与原著不符,但这是为了增强舞台的冲突效果,无碍,一场视觉盛宴,极力推荐!

回转,在桥上看凤凰夜景——我愿是一颗星,与这夜同醉。

顺着沱江,一直往下游走,走至风桥附近,曾看过一篇游记提到下游也可泛舟,刚好有人推销,正询问着,有个游客在旁经过听到,马上出言制止我,告知我说不好玩,你看,这就是人多的好处。放弃坐船,走上风桥,有几位当地的老人家坐在这里休息,到这里,只得游客几人,坐着吹吹风,附近有人放着花鼓戏,戏声和着蝉声,清风拂面,多美好的一个夏日清晨,享受这宁静时光。

中午时分,带着满满收获离开凤凰,坐汽车前往张家界。凤凰虽已完全商业化,但它的美好仍在……

『沈从文《边城》、《萧萧》――描写的都是活在乡间质朴的女孩,一如作者的文字一样平实质朴,她们都顺应命运的生活着,她们有她们的美好与憧憬。也许像那样懵懵懂懂的简单活,挺好的。也许你会说,她们是无知,她们真的无知吗?不,我倒觉得她们才活出了女孩儿的天性。活在当代的女性都被太多的外物影响着,太过逞强了,其实女孩就该有女孩的样儿,何必把自己活那么累呢!?』

    后记:三年时间过去了,看到这夜景,还是醉了。这么浪漫的地方,想跟爱人一起再去一趟,只是三年过去了,爱人还不知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