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的旅行都想与你同在

对凤凰古城的向往,最初是从沈从文先生的《边城》里得知。书中那座醇厚的老城,青石板铺陈的古街,那份被岁月熏陶的辉煌,被日月酝酿的风韵印象,一直在我脑海里魂牵梦萦,挥之不去。

于是今日,我踏着沈从文先生的足迹,开始了向往已久的凤凰之旅。

大巴车上,响起了俊朗的导游吴阿哥富有磁性的男中音:

“凤凰的少数民族有二十六个之多。其中主要以苗族、土家族、回族为主。苗族是凤凰的土著民族,也是凤凰县最古老的民族,其祖先是蚩尤。苗族的刺绣、织锦、蜡染、剪纸、手饰制作等工艺瑰丽多彩,驰名中外。其中蜡染工艺已有千年历史。苗族服饰多达一百三十多种,可以同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的服饰相媲美。这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尤以情歌、酒歌享有盛名!”

吴阿哥娓娓道来的讲解,让我仿佛穿越千年时空,深感苗家人远古的沧桑,陶醉于苗家人文化的博大与绚烂。

抵达湘西凤凰古城时,已是傍晚时分了,然而氤氲在夜色中的古城,却在我下车的一瞬间驱散了周身的疲惫。我的身体和灵魂,都沉浸在凤凰别样的情怀里。

夜晚的凤凰如梦似幻。寻沱江而望,在夜幕下,她就如一颗璀璨的明珠。两岸灯火通明,熙熙攘攘。叫卖声、嬉笑声汇成一曲不知名的苗歌。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小吃,纳鞋底的慈祥老婆婆,与游人开玩笑的小贩,酒吧街悠扬的吉他和欢快的曲调,交织出古城人独有的生活情趣,使这座不夜小城的生机尽收眼底。这一刻,我心中所有的烦忧都随着风车带起的潺潺水声流走,所有的不快都随着清凉而又温柔的夜风徐徐飘远。

若说千年的等待只为这一世的痴缠,那凤凰古城便是值得用千年守候的那一份执着。她就像一位古典美人,婷婷玉立在沱江江畔,以江水为衣,以垂柳为裳,以远山为带,以微风为袖,低眉处顾盼生姿,拂袖时步步为莲,她外表的华丽和妩媚,丝毫掩饰不住灵魂素雅的韵致,使每个接近她的人都流连忘返、叹为观止,都会幻想自己就是那位佳人的情郎,伴她天涯,共她海角,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如果说夜晚的凤凰让人迷离,清晨的凤凰却又是那么悠然惬意,那是一种远离尘嚣的洒脱,是一种返璞归真的情感。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爬上青苔的旧墙,远山寺院的晨钟声已穿透薄纱般的晨雾,发出悠远缱绻的音儿。树上鸟儿蹦来跳去,忙不迭地用它们婉转歌声将我唤醒。我徜徉于古城温润的青石板上,看两旁青砖灰瓦,飞檐翘角,高低错落,还有那精工细雕的花木格子窗;听女人的高跟鞋叩打着青石板发出清脆的叮叮声音,心情忽然变得宁静而畅然。每块青石光鉴如玉,错落有致,一块衔接一块,通向幽长的古巷,散发出浓郁的岁月醇香。彳亍在这样的小巷,你会感受到远古的唐风古韵,想起那些唐诗宋词里的华丽篇章。

漫步沱江,一汪清浅的小河穿城而过,红色砂岩砌成的城墙临江壁立,见证着这座城市的古老。江水悠悠,江面波光粼粼,柔情无限。波光潋滟下,游鱼往来,水藻顺着流水飘摇,似在向游人娓娓讲叙这座千年古城的悠久历史、深厚底蕴。远处的青山在晨曦中巍峨雄壮,应和着吊脚楼的倒影在沱江里,变得那么神秘,那么温柔。我伫立河畔,听船筏撞击流水的声音,看小舟穿梭于两岸密密麻麻的吊脚楼之间,仿佛置身于一幅古韵盎然的画卷中,一时忘了身在何处。

在太阳缓缓升起的时候,沱江两岸的人开始多起来。忽然看见江边很多妇女在浣衣,棒擂声声,和着清脆而嘹亮的歌声,在沱江两岸久久回荡。我的脑海里瞬间闪过沈从文先生《边城》里的翠翠以及那条流淌的河。

如果说青山绿水、古桥城楼是凤凰一幅优美的画,那么熊希龄、沈从文、黄永玉、陈氏三兄弟,仿佛又是一个永远也说不完的悠远故事,令人久久不能忘怀。说这座古城独具魅力,除了她深厚的湘西文化韵味,还有心灵手巧的人们打造出来的精美银器,编制的土家织锦,熬制的美味姜糖,风味独特的阿牛血粑鸭等等,琳琅满目,无不让你流连忘返、倾囊为快。

沈从文说:如果我的心里有一片天,那就是湘西的天;一定有一座山,那就是凤凰山;一定有一汪水,那便是沱江水;一定有一方城,那就是家乡的凤凰城。

一湾沱江水,一叶风雨舟,一座彩虹桥,一排吊脚楼,一座凤凰城,满满的都是我的留恋和不舍!凤凰古城,以古老的建筑,古朴的民风,向我们传递着中华民族古老的文明,向世界展示着中华民族的精神和智慧。我相信每一位来这里的人——不虚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