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白云,晴空万里。

今天早上7点半醒来。

洗头之后收拾完东西。

老板送我们去张家界客运站。

吃腻了这边的粉面。

因为觉得不好吃也没什么特色。

▲他们倒是挺自信的

这边早餐大部分都是卖牛肉粉,小笼包,豆浆油条。

比较少看到馒头包子。

▲每家店都相当自信

从张家界到凤凰沿途大概3小时。

车上的乘务员给我们讲了凤凰的一些故事。

因为她本人是土家族妹子。

土家族有哭嫁的习俗。

哭嫁一般从新娘出嫁的前半个月、一个月开始。

有的甚至前三个月就已揭开了哭唱的序幕。

据说以前需要哭三个月到一年。

亲族乡邻前来送礼看望,谁来就哭谁,作道谢之礼节。

▲油光发亮的乌梅,吃起来像葡萄

总的来看。

哭嫁歌主要分三部分。

一是哭父母。

内容主要是感谢父母长辈的养育之恩,也就是哭孝道和感恩。

二是哭媒婆。

恋爱是自由的,对媒人乱断终身的做法,土家族还是比较反感。

三是哭嫁妆。

也就是说,只要你哭的好、哭的惨,亲朋好友送来的嫁妆就越多越好,你在婆家的地位自然就越高。

▲大多数凤凰的餐饮小店都长这样

乘务员说了那么多。

最后无非是要安利我们买他的特产。

但是我们也买的心甘情愿。

因为他给我们尝的特产小样,味道确实不错。

而且我们也确实需要。

▲腊肠腊肉

旅游城市就是有他自己的经济规划。

车站和土特产商家联合。

互帮互助,共同双赢。

带动本地经济发展。

作为一个正宗的凤凰人。

她为自己的家乡感到骄傲。

听得我也很亢奋。

也想为家乡发展尽一份绵薄之力。

▲很多首饰都是本地妇女自制的

到达凤凰客运站。

(也叫城北汽车站)。

沿着下坡路往凤凰古城方向走。

觅食中……

▲血粑鸭

血耙鸭是用鸭血和糯米制成的。

其实类似于糯米血肠。

血耙鸭被切成片状。

大火炒过后两面的糯米有点焦。

吃起来有锅巴味。

▲味道有点儿像泡椒

凤凰的辣椒是经过盐水泡制而成。

不会特别的辣。

吃起来挺新鲜的。

▲远离喧嚣,专心垂钓

酒饱饭足。

我们走往古城。

从很远的地方就听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声。

▲加入摩肩接踵的大队伍

今天天气很不错。

蓝天白云小桥流水。

▲房屋挺密的

但是古镇原本的安宁是不存在的。

和其他许多古镇都是一样的。

商业化信息浓重。

卖水果的,买丝巾的,卖当地各种小吃的。

▲感受一下当地物价

其中沿路最多的就是向你推销照古装照和编辫子的湘西妇女。

因为你不编辫子的话。

总会有人凑过来问你要不要编辫子。

▲有组织有纪律的团体

为我们编辫子的阿姨推荐我们乘船游沱江。

一张票40块钱。

钱和船都是公家的。

阿姨从中在每张票赚取三块钱。

感觉也确实挺辛苦的。

▲乘船游江是避开人流的一种方式

阿姨说她今天已经拉了12个坐船的了。

听她的语气,充满了得意。

或许。

容易满足的人也容易得到幸福吧。

▲十分开朗的船师傅

划船的师傅把我们送到终点站品酒。

我尝了一下当地的糯米酒。

超级甜!

▲老板说回春酒能让男人一秒回春

不行第二天过来砸店,表示好奇哈哈哈

凤凰古城占地面积真的不大。

是湖南十大文化遗产之一。

与云南丽江古城、山西平遥古城媲美。

享有“北平遥、南凤凰”之名。

▲古城不大,但是人多也走不快

住宿的话推荐住在沙湾风景区。

在古城内,房价70-1000元不等。

▲一排脚楼立沱江

盼望着夜幕的降临。

夜晚的景色。

像是星星洒落凡间。

▲一座青山抱古城

夜市热闹非凡。

音乐清吧和酒吧里。

歌声四起。

▲那些年,那些歌

小吃店也红红火火。

当时车上乘务员推荐了很多吃的。

必吃菜是血粑鸭。

其次是腊肉腊肠腊猪蹄腊排骨。

▲肠胃不舒服只能望梅止渴

真正自制的腊肉是新鲜猪肉经过花椒、干辣子、料酒的腌制,再用清香的柏树枝、干桔皮小火温熏。

熏20天左右,蒸出来的腊肉就会肥而不腻,瘦而不僵。

▲腊肉炒饭和米豆腐

她推荐了其它菜。

比如葛粉炒腊肉,酸汤鱼(酸汤沱江鱼),酸辣椒,酸苹果,小虾饼,红心猕猴桃,青枣(做蜜枣),玫瑰花蜜枣茶…

可惜菜单上很多都没找到呢。

▲婚龄越长,头上的布越高

深夜里古城依旧繁华。

不少人还泛舟沱江上。

▲看似宁静的湖面

照片里记载的古城是安静的。

但事实上。

它又那么热闹浮华。

▲吃喝买是主旋律

 江景确实很美。

看到这些灯火辉煌。

或许可以疗伤。

充满古韵的街巷。

能够净化浮躁的内心。

▲是时候秀出我的小伙伴了

我们看到一对情侣。

在一家清吧面前合照。

这波狗粮宵夜来得好及时。

▲被狗粮喂饱

其实不是古城有治疗的作用。

而是来到这里的人。

都带着自己的故事。

夜晚回到客栈。

楼下就是一间酒吧。

一晚上都听着歌曲入眠。

▲旅途疲惫,眼袋都快掉地上了

想必本地人都不会住在古城内。

那么繁华喧嚣的地方。

不适合生活。

在这里赚够钱。

另择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