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凤凰浴古镇

作者:徐祯霞

“说凤凰,道凤凰,凤凰是个好地方。山青青,水灵灵,凤凰飞来不思返……”这是凤凰镇流传的一首民谣。

凤凰是柞水县境内的一个古老的集镇,说它古老,到底有多古老?据《柞水县志》记载,距今已经有1400多年的历史了。

相传,在唐代的时候,这里就开始兴市,那个时候,不像现在,那儿有码头,有渡口,有碧波如镜的河水,有穿梭往来的船只,是一个水陆运输发达的地方。而它的发达和它的老到底和凤凰有多少关系呢?传在很久以前,古镇并不叫“凤凰镇”,它叫“三岔河口”,因为它在三条河流的交汇处,社川河、皂河、水滴沟河三条河的河水一起流到这个开阔平坦的地方,于是这儿便有了比别处更为丰沛的水源,也是这个地方能成为码头的一个主要原因,当地人据此为它取下了这样的名。到元代时,这里的集市已初成规模,又被改名:“社川河乡都”。

就在某一天,此地飞来了一只凤凰,停留在凤凰镇西南边山坡的一个高地上,它引颈张望,瞅着这个繁华,热闹而又祥和的小镇,竟然不肯离去了,当地人见到之后,知这是一只神鸟,为了不惊动它,人们不再去那山上打柴,也不再去那山上割草,甚至连那山上的野果也不再去采摘,将其留与了凤凰,以使它能有足够吃的食物,并给此山取名为“凤凰山”。不知凤凰是喜欢这里的山青水美,还是这里人民的善良,反正这只凤凰就没有飞走过,它与当地的人们共生共栖,一起渡过了很多年。

三河交汇,为凤凰镇注入了不同于别的地方的灵气,在旱路尚不发达的唐朝,水路运输无疑是人们从事商业和贸易的首选,水运的发达,为凤凰的开疆辟镇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以水养人,以水养商,造就了凤凰古镇的兴盛与繁荣。

清顺治年间,河南、湖北、四川、安徽的客商纷纷来到此地,在这儿经商、贸易,并将家眷也带到了这里,定居下来,人口的剧增,商贾来往的频繁,让古镇出现了空前的繁荣,码头上船来货往,人潮如流,小镇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繁华,他们在此大兴商铺,大造民居,一时间,商铺由原来的几十间扩展到几百间,街道迅速延伸至一里多长。那些商人在房屋修建时,禀承了南方的户型与风格,以徽派为主,青砖白墙,三进三的厅堂结构的四合院,屋脊中间都有粉饰,正门中间镶有莲花和梅花,两旁有龙头和兽脊,房子与房子中间砌有马头墙,以防邻里失火,院里天井的屋檐皆成坡形,以使雨水都能流进天井,然后从排水道排出去,同安徽地方民居如出一宗。商业的繁荣,带来了人口的兴旺,一个繁华的集镇就此兴起。

大繁荣未必是好事,久盛必衰,久衰必盛,自然物质的运行法则似乎就是这样,小镇的繁荣,招来了大量的客商,也招来了一些兵匪和鸡鸣狗盗之辈,他们杀人掠货,劫色劫财,小镇人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人们终日惶惶不安,如坐针毡,唯恐灾难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小镇上发生的一切被那只颇具灵性的凤凰看在眼里,凤凰日夜哀啼,嘴都叫出了血,可不幸仍是一桩接着一桩地在发生。突然有一日,凤凰不叫了,有人看见,凤凰在山上四处衔草含枝,将那些枯枝码在一起,堆放在一个空旷的地面上,人们不知所为何故,就在某一天的夜里,凤凰山上起了火,火光冲天,染红了小镇的天空,奇怪的是,火没有烧到山上的树木,也没有烧到那大片的林带,火只是在一个地方热烈地燃烧,并无蔓延之势,大火在黑夜里熊熊地燃烧,燃烧出浓烈的火焰,燃烧出一种豪情,一种悲壮,人们争相出来观看,观看这一场从未见过的奇观,蓦地,在一片明亮的火海里,飞腾出一只金色的凤凰,冲着小镇鸣叫了几声,声音出奇的脆亮、凌利,尔后一挫身,飞向了远方的高空,凤凰飞走,火焰渐渐熄灭,一切又都恢复了晚间的寂静。

自此之后,小镇上再没有了血腥,没有了盗匪,也没有了那些让人心惊肉跳,昼夜难安的不祥之事了,小镇人的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是凤凰飞走之后,从此再也没有飞回来,人们为了纪念那只浴火的凤凰,就给此地取名凤凰镇。并将小镇建成一只如腾飞的凤凰一般的形状,而凤凰镇也因此而声名远播,远远近近的人都知道了柞水有一个凤凰镇,而且这儿曾经栖息过一只神鸟凤凰,人们来观赏古镇的风光,来听关于凤凰的传说。

凤凰镇确实是一块风水宝地,这里田地辽阔,土质肥厚,不论是庄稼还是植被都长得郁郁葱葱,住在这里的人们,日子总是过得很殷实,家家钱粮不缺,就算是在庄稼欠收的年份里,凤凰镇的人也不会饿肚子。历来,这方土地被人们向往和羡慕,这片土地不仅养育了凤凰镇的人民,而且还赋予了凤凰镇人很多的才气和灵性,全县十六个乡镇,就数凤凰镇在外面工作的人多,凤凰镇出的能人多,在整个柞水县来说,凤凰镇无疑是块风水宝地,人们将它称作是“金山粮仓”,又谓之“柞水的小上海”,足以见得人们对此地的垂青与钟爱。

地质结构的改变,使县域境内水流迅速变小,变浅,昔日的深水码头被束之高阁了,成了可见游鱼沙石的小河,那些曾经在宽阔的水面扬帆远航的船只也没有了用武之地,它们被迫静静地停在河边,在岁月的风雨里腐烂,渐至化为乌有,而今,能记录这段历史印迹的只有这一个水旱码头,向人们诉说着这里曾有过的繁华与兴盛,站在这个码头,还依稀能听到船夫号子的吆喝声,还有商人们讨价还价的买卖声。

一晃时间到了二十世纪,中华大地兴起了旅游热,同里、庄周一下子成了蜚声海内外的独具地方特色的文化旅游名镇,凤凰镇的古老也引起了诸多人们的兴致,很多人慕名从远方赶来,一睹古镇千年的容颜。试想,一个历经十个朝代,一千四百余年历史的古镇,这中间又有着多少值得品味和怀想的东西,这中间又发生了多少耐人寻味和不同凡响的故事?前来观摩的人接踵而至,人们像是突然在一座深山里发现了一个瑰丽的宝藏,纷纷来古镇探密,访幽,众多人的涌入,让小镇一下哄动了,沸腾了,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外界都知道柞水县有一个历史悠久的凤凰古镇,凤凰镇出名了,随之,大批旅游观光的人来了,科考的人来了,并且文物专家还在此挖掘出了高原仰韶文化遗存物,据科考人员论证,此地在新石器时期就已经进入了人类文明。人们才领悟到,小镇的古老,远远超出了历史记载之外。

生于柞水,长于柞水的我,真正走进古镇,却是在人们的一片颂扬声中寻去的,虽然我与它相距仅仅只有九十余里,却一直未能真正地走近过。当古镇蜚声四起的时候,我才产生了要去亲近它的愿望,当我带着一种探究的眼光走上了这片土地时,它带给我的新奇与震撼是前所未有的,古老的雕花门,大青石砌就的房子,三三进身的四合院,那方方正正的天井,那高高翘起的屋檐和那雕梁画栋的镂空门窗,无不充斥着一种书香和雅致,一种富家商贾所独有的高贵与奢华,而这些东西的精致与典雅又和江南女人的温婉和细腻分不开的,听当地的人说,这儿的民居全都是徽派风格,我怎么就觉得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呢?原来这儿竟是我前生前世所追寻的地方,抑或是我梦中曾经到过的地方,我方领会到,我的内心原来与古镇是这样近的。我沿着那条长长的青石板街走过,高跟鞋踩在这些已经被岁月打磨得很光的石头上,发出“当当”的声音,走过之后,余音还在身后回响,好像是谁在用古筝弹出的一首悠长的乐曲,缕缕不绝,我喜欢这种感觉,飘渺而又悠远,像在脚下,又像是身后,或者说是在很远。我看见,很多门前依旧挂着那些旧时的牌匾,高房子、古钱庄、茹聚兴药铺、孟占先绸庄、康家大院、郭氏客栈……这些古老的招牌让我的思绪一下飘出很远,我仿佛回到过去明清时代的凤凰古镇,那些著古服,戴古帽的男男女女从这些店铺中进进出出的模样,人们的脸上呈现出各色的表情,有快乐,有忧伤,有欢喜,有平静,他们从我身边匆匆而过,仿佛我不存在一样,我看得见他们,他们却看不见我。

二OO七年的金秋,凤凰镇上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凯森和卡罗琳,两个来自英国南海岸的朋友。义务到这里支教一年,这个消息在古镇不胫而走,一时间成为街头巷尾的美谈。凯森和卡罗琳来到古镇,游过之后,便被这里古老而又浓郁的文化气息所深深吸引,再也不愿离开了,说是喜欢这里,要留下来在此执教一年,分文薪水不收,只为能够住在这里,感受古镇的风情。在柞水的教育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名真正的外籍教师,而这两人的任教却是因为凤凰古镇,并且是义务执教,这无疑是一件极为稀罕而又激动人心的事,县上的领导非常重视,亲自为他们召开了欢迎会,并提出要为他们付薪,却遭到了他们的拒绝,一时之间,此事在县域内外传得纷纷扬扬,各类媒体争相报道,成了柞水县的热门事件。

两人的留居,也留下了一段人间佳话,女教师卡罗琳在凤凰镇中学教学的时候,与本校的一名英语老师相恋了,二人碰撞出了爱情的火花,他们在经历了世俗与现实的种种考验之后,终于走到了一起,成就了一桩跨国姻缘。在中国的这片土地上,自古不乏动人的传说,有牛郎和织女的故事,有七仙女和董郎的传说,有昭君出塞的美谈,如今在凤凰的这片土地上,又再现了凤栖梧桐的佳话。这是一个近乎天方夜谈的故事,但是却真实地发生在我的身边,发生在古老的凤凰镇。千年的凤凰古镇,总是上演着一出又一出的与凤凰有关的美丽动人的故事,凤凰的美丽,凤凰的忧戚,凤凰的兴盛,凤凰的发展,凤凰的瞩目,为凤凰古镇书写出了一部厚重的书卷,思其古,观其今,令人浮想连翩,神思激荡。哦,美丽的凤凰,你还会带给人们怎样的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