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因人传,人杰而地灵。文学巨匠沈从文一曲《边城》,将他魂梦牵涉系的故土描绘得如诗如画,如梦如歌,荡气回肠,也将这座静默深沉的小城推向了全世界。

 走进古城,每一间不大的店面都被各式各样的小商品摆满。有苗族特有的银饰、蜡染制品、各色纪念品等,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我更喜欢停留在街角那些穿着苗族服饰静静坐在哪兜售银饰和手工艺品的妇女身边。她们的银饰没有店里面的光鲜闪亮,银饰上雕刻着古朴神秘的花纹,泛着温润的光泽,像古城一样含蓄内敛。姜糖是凤凰的特产,我们在把玩饰品的间隙,不时能闻见小店里飘出的姜糖的香味。有的店面现做现卖,生意很是红火。

  逛完古街,我们一路前行来到古城楼,凤凰古城在这里尽收眼底。美丽的沱江穿城而过,苗家特有的吊脚楼沿江而立。吊脚楼充分体现了苗族的建筑特色,一般分上下两层,上层宽敞明亮,下层被细密的柱子支撑,能通风防潮隔热御寒,即使建在水上也不必担心。

       晚上的凤凰是喧嚣的,江边的酒吧更是表达着自己的热情。

       第二天清晨五点多起来,在沱江边上和妹妹漫步,早上的凤凰很安静,在江边洗衣服的阿婆,在江里游泳的小伙儿,还有早起揽生意的照相的大姐,都与整个环境相处的那么融洽,让人不忍心去打破这份宁静,和昨夜的凤凰大不相同。如果把昨夜的凤凰看成是热情奔放的都市女郎,那么今早的凤凰就是安静恬淡的小镇姑娘。

      我更喜欢这样安静的你呀!

      希望再一次遇到这样的你呀!